财新传媒

致命毒品被列管 新型毒品黑名单再添四种

2017年02月17日 20:54
T中
四种芬太尼类物质被列入管制目录;欧美国家已出现上百起滥用致死案例
news 原图 常被用作大象等大型动物镇定剂的卡芬太尼,悄然成为海外瘾君子的新宠,但这种2毫克即可致人死亡的强力药物,在欧美已造成不少吸食者摄入过量而亡的悲剧。

  【财新网】(记者 林子桢)常被用作大象等大型动物镇定剂的卡芬太尼,悄然成为海外瘾君子的新宠,但这种2毫克即可致人死亡的强力药物,在欧美已造成不少吸食者摄入过量而亡的悲剧。卡芬太尼及其“兄弟”呋喃芬太尼、丙烯酰芬太尼、戊酰芬太尼,最近被中国官方明确打上管制标签。

  国家禁毒办2月16日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已完成对上述四种芬太尼类物质列管的法律程序,这些物质被列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规定将于2017年3月1日起施行。至此,中国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已达134种。

  芬太尼类物质是什么

  芬太尼类物质,是新精神活性物质的一种。新精神活性物质,又称“策划药”或“实验室毒品”,是不法分子为逃避打击而对管制毒品进行化学结构修饰得到的毒品类似物,具有与管制毒品相似甚至更强的兴奋、致幻、麻醉等效果。此前媒体报道中的美国“啃脸”事件,即为一名吸食卡西酮类新精神活性物质的男子所为。2012年,美国迈阿密州一男子当街攻击一名路人,并将其面部大部分咬下,警方怀疑“啃脸男”事前摄入了此类致幻药物,这类药物便有了“丧尸药”之名。尽管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成瘾性和长期生理损害尚在论证,但其社会危害日益显现,吸食此类物质诱发的恶性暴力案件、致幻引起自杀、过量吸食导致死亡等案例屡有发生。

  此次列管的卡芬太尼,是芬太尼类物质的典型代表,在上世纪70年代由美国杨森制药公司首次合成,具有类似其他阿片类药物的镇痛作用,其药效约为吗啡的10000倍,成人的致死量约为2毫克,强于其他芬太尼类衍生物。

  由于此类物质药效较强,极少量的摄入即可对人体造成伤害乃至危及生命,这意味着不知情的瘾君子很容易在吸食过程中吸食过量死亡。近年来欧美国家已出现上百起滥用芬太尼类物质致死案例,有外媒报道,美国俄亥俄州2016年7月份在三天之内就发生了25起卡芬太尼过量事件。

  国家禁毒委提供的资料显示,近年来,以芬太尼类物质为代表的合成阿片药物增长迅猛,生产和走私呈上升趋势。该类物质麻醉作用极强,同时不依赖于罂粟种植,合成工艺简单、价格低廉,在欧美发达国家滥用日趋严重,已有替代海洛因等传统阿片类毒品的趋势。

  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制造与滥用

  当前,新精神活性物质迅速蔓延,已成为继传统毒品、合成毒品后全球流行的第三代毒品。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最新通报,全球范围内制造、贩卖、走私、滥用新精神活性物质问题越来越突出,目前已报告发现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有101个国家和地区共700余种,远超国际管制251种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数量。

  公安部禁毒局负责人表示,目前,全球新精神活性物质有部分在中国生产,但大多数仍是从欧美发达国家实验室中“设计”出来的,其深加工环节和消费市场也主要集中在国外。

  财新记者从国家禁毒办了解到,境内的制造者目前主要是一些具有化工、医药知识的人员,受境外贩毒团伙利益诱惑驱使,通过互联网、电话等方式联络,根据境外不法分子提出的品种、数量等需求,采取订单式生产并经邮寄等渠道输出,同时利用各国管制差异逃避打击。

  比如,由大学教授化身“绝命毒师”的张某,就是在自己的制毒工厂中生产当时并未列管的一种卡西酮类新精神活性物质,并通过邮包寄往海外。产品被列管后仍继续制售,同时自行开发该物质的变种替代品,直至2015年6月案发被查(详见财新周刊封面报道“第三代毒品较量”)。

  对于芬太尼类,有外媒报道,2016年6月,加拿大温哥华国际机场截获了一个从中国寄来的包裹,内含1千克卡芬太尼。彼时卡芬太尼在中国并未受到管制,美加等国指中国为合成药物的主要来源,并呼吁中国官方将卡芬太尼列入毒品黑名单。

  公安部禁毒局负责人在此次通气会上表示,2016年以来,根据相关国家执法协作请求,部署有关省份核查向境外邮寄新精神活性物质线索,各地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数十人,捣毁新精神活性物质非法生产窝点八处,缴获已列管新精神活性物质800余公斤、非列管新精神活性物质上吨。

  公安部禁毒局负责人也提示,国内滥用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案例开始增多。通气会上通报,2016年,境内共发现22份可直接吸食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制品,主要由云南、湖北、辽宁等地公安机关在娱乐场所缴获。从外观看,这些制品以香料、花瓣、烟草及电子烟油等形态出现,与海洛因、冰毒等常见毒品相比伪装性更强;从成分看,它们含有多种合成大麻素成分,具有较强的致幻能力。

  列管路漫漫

  随着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滥用及危害渐被了解,中国及国际社会自然开始对它们的非法生产、经营、运输、使用和进出口下达禁令。

  在中国,氯胺酮在2001年被列入管制;2010年以来,国际社会反映突出的13种新精神活性物质相继被列入《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目录》;2015年10月1日起实施《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办法》,一次性列管116种新精神活性物质。加上此番列管的四种芬太尼类物质,中国境内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已达134种。

  公安部禁毒局负责人表示,目前联合国已列入管制的14种芬太尼类物质,中国均已列管。至此,中国已列管芬太尼类物质共计23种。

  为什么要不断增列管制药品?财新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制造与查禁,犹如一场竞速跑,因为这类毒品的更新速度相当快。

  国家毒品实验室工作人员对财新记者表示,制毒者只要对现有毒品分子式的位置进行极小的变化,就可以变化出很多种化合物,作为替代物质,不断更新,且这些新变化出的化合物还不在管制之列。“比如一棵大树,树干不变,在这里或别处加一个小枝桠,就不是原来那棵树了。”

  “境内外不法分子一旦发现某品种被列入管制,在短时间内即研制出新的非列管新精神活性物质。”公安部禁毒局负责人也指出,一些不法分子已改变过去照单生产的固有模式,开始自主研发非列管品种并向外推销,“2015年10月以来,国内新出现了数十种非管制物质,其中有10余种属于在全世界首次发现”。

  不仅是毒品本身更新快变化多,难点还在于各国立法不均衡导致的执法合作障碍。不法分子从尚未列管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国家订制生产或订购后,贩运到消费市场,打着“合法替代品”的旗号,通过网络联系和邮包寄送方式大肆贩卖。

  “未管制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出口国,即使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协助已管制新精神活性物质的进口国了解相关情况,也无法处理涉事公司人员。而若要将新精神活性物质列入国际管制,程序繁琐冗长。”公安部禁毒局负责人表示,中国出台《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办法》,即是中国遵循一贯坚持的综合平衡战略,主动承担防止国内生产的新精神活性物质流失境外的重要举措,“不仅把联合国已管制或已在我国内形成现实滥用危害的品种纳入列管范畴,也把我国有生产而无滥用,但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已造成滥用危害作为列管标准之一。” ■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刘潇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中企“一带一路”沿线累计投资超185亿美元
推荐
财新移动
分享
取消
发送
注册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