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白恩培获死缓 涉案金额与量刑皆创纪录

2016年10月09日 10:45
T中
量刑超过周永康、令计划、郭伯雄、万庆良,刷新中共十八大后落马高官领刑纪录;系刑法修正案(九)实施近一年后首个适用终身监禁的正部级落马高官
news 原图 资料图:白恩培 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单玉晓 实习记者 孙良滋)“十一”长假后第二个工作日,落马高官审判季再敲重槌。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一审被河南安阳中院认定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官方媒体的报道称,2016年10月9日,河南省安阳中院公开宣判白恩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对被告人白恩培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对白恩培受贿所得财物和来源不明财产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0年至2013年,白恩培先后利用担任青海省委书记、云南省委书记、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房地产开发、获取矿权、职务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者通过其妻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6764511亿元。白恩培还有巨额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来源。

  安阳中院认为,白恩培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构成受贿罪;白恩培的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不能说明来源,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应数罪并罚。其中,白恩培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论罪应当判处死刑。鉴于其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同时,根据白恩培的犯罪事实和情节,依据刑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至此,据财新记者统计,白恩培成为中共十八大后落马高官中,被判死刑缓期执行第一人,其量刑超过周永康、令计划、郭伯雄、万庆良的无期徒刑,从而刷新了中共十八大后落马高官领刑纪录。白恩培也是刑法修正案(九)实施近一年后,首个适用终身监禁的正部级落马高官。

  此外,白恩培被司法认定的2.4亿余元犯罪金额,同样成为已进入司法程序的落马高官之最。公开资料显示,除白恩培外,业已宣判的周永康、万庆良及已过堂的金道铭、毛小兵、景春华、杜善学等六人涉案金额均过亿。

bb

  云南五高官落马成腐败重灾区

  白恩培1997年4月出任青海代省长,后任省长、省委书记,2001年至2011年担任云南省委书记长达十年之久,2011年8月改任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直至2014年8月案发,是有17年正部级经历的高官。

  云南是中共十八大后反腐败的重灾区之一,已有五名副省部级以上高官落马。分别是:

  2014年3月9日,时任云南副省长沈培平落马;2015年12月3日因受贿罪被北京一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

  2014年7月12日,时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因涉嫌违纪被免职,16日被开除党籍,降为副处级。

  2014年8月29日,时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白恩培落马;2016年10月9日一审被判死缓。

  2015年3月15日,时任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落马,2016年8月25日被控受贿在贵州贵阳中院一审开庭。

  2015年12月,时任云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曹建方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财新记者注意到,中共十八大后查办的高官受贿案件尚无死刑立即执行判决,少数高官罪被判无期徒刑,大多数被判10至15年有期徒刑。

  值得注意的是,白恩培此次被判死刑缓期执行,超过周永康、令计划、郭伯雄、万庆良的无期徒刑,刷新了中共十八大后落马高官领刑纪录。

bb

  刑(九)实施后终身监禁第一高官

  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将满一年,其新增的终身监禁条款一度引发热议。随着白恩培领刑,他也成为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后首个适用终身监禁的正部级落马高官。

  2015年10月29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加大了对腐败犯罪的惩处力度,规定“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这一规定适用的对象是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而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罪犯”。

  终身监禁是终身限制罪犯人身自由且不得减刑和假释的自由刑,但根据人道主义原则可保外就医。在目前适用的国家中有两种类型:绝对终身监禁和相对终身监禁:前者指的是不得减刑假释的终身刑,后者指的是经过很长时间的监禁才能减刑假释。刑法修正案(九)拟增加的终身监禁属于绝对终身监禁。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曾解释说,对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的犯罪分子,特别是其中本应当判处死刑的,根据慎用死刑的刑事政策,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对其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依法减刑为无期徒刑后,采取终身监禁的措施,有利于体现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维护司法公正,防止在司法实践中出现这类罪犯通过减刑等途径服刑期过短的情形,符合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2016年4月18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了终身监禁适用的情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过重,判处一般死缓又偏轻的重大贪污受贿罪犯,可以决定终身监禁;凡决定终身监禁的,在一、二审作出死缓裁判的同时应当一并作出终身监禁的决定,而不能等到死缓执行期间届满再视情而定;终身监禁一经作出应无条件执行,不得减刑、假释。

  有学者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应在限制、慎用死刑的大背景下评价此次调整,但减少死刑立即执行并不意味着弱化腐败犯罪的惩治力度。不得减刑、假释的终身监禁刑,规定相对严厉,堵住了巨贪“越狱”之路。■

责任编辑:陈宝成 | 版面编辑:李丽莎
【秒评】联通携BAT混改 能否共赢?
推荐
财新移动
分享
取消
发送
注册
 分享成功